broken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司机。
不定期掉落更新

【露中】人类观察日记Ⅰ

go!
  我的名字是王耀,大家都叫我耀耀。
  
  我今天三个月大了,按照这片地区里长辈们的规定,我已经成年了①,是只可以独当一面的厉害的猫咪了。
  
  但是正如每只猫咪都喜欢妙鲜包②一样,猫猫们的一项传统是牢不可破的。从今天起,我就要独立生活,在这片广阔的领土里寻找我的安身之所了。  
  
  当然,对于这次成年的我来说,现在的气候实在不算是一个美妙的开始。正值冬天,风“呼呼”的吹在我的鼻子上,我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寒气给冻僵了。老早之前,我就做好了打算——赶快找个温暖的地方把冬天熬过去。诶呀,再这样吹一会儿,我软软的毛就要被掀起了啦。
  
  什么什么?你说要先找个人类才行?那就太遗憾啦,冬天要好好的过。要暖暖的,饱饱的窝起来睡个懒觉才行嘛。第一天就找到人类难度太大了,要先安身才行。
  
  说着这些废话,我就开始在这个区域里巡视暂时的居所了。草地和灌木丛?不不不不,猫咪们都知道,冬天过冬最次的选择就是露天了,早上进出会蹭的自己一身亮晶晶,还凉冰冰的,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选项呢。
  
  那么阳台底下的小空间怎么样?虽说这种地方挡风又遮雨,但是一到潮湿的天气,底下的一层土就会变得黏黏糊糊,把猫咪们的脚爪和肉垫弄的脏兮兮,要是遇上喜欢给灌木和小花草浇水的人类,外面就会时不时有小瀑布“飞流直下”,这可真是为难猫呀。
  
  这下可不太妙,我在小区里翻了一大圈,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栖息地。眼看着头上蓝蓝的盖子变得火红,平时暖烘烘的亮球球也渐渐向下掉落,我知道,是玉盘爬上来的时候了。
  
  但是我还没找到好一点的居所呢,难道真叫我在露天里过冬?冷风裹挟着空气壮大了起来,寒流像一把苍耳,黏在我的毛上挥之不去,不论怎么蹦跳都甩不下来。
  
  正在我如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的时候,对面一楼阳台上的一点橙色亮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现在这个时候,总是有松松垮垮穿着的人类提着嘈杂的小方盒和雪亮的圆棍四处走动,我可不能被他们发现。俯下身子,弓下腰,我伸出了软软的肉垫,悄无声息的从一个又一个阳台的夹缝底下爬过去,偶尔要穿过灌木丛时,我就从枝桠的缝隙里穿越,连一点细碎的声响都没有发出。
  
  好极了,人类大个子果然不够细心,我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对面,对面是什么呢?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一束雪亮的光从枝桠里射了过来,照在我的脸上。“喵呜!”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我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我瞬间弓起脊背,散开了蓬松的毛发,向着光源的方向狠狠恐吓对方,希望敌人赶快退出。
  
  不妙,会被人类注意到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我赶紧收起警戒的姿态,放缓呼吸,紧紧贴在地上,希望没有人类注意到我。大概是我运气好,那个人只是胡乱瞥了一眼应付应付,并没有发现我。我缩了缩身子,仔细把自己与墙角那一片黑暗融为一体,缓慢向前挪动着。
  
  费尽力气,我终于到了对面阳台的光源下面,原来是一楼住家的灯,暖暖的黄色与左邻右舍不同,在寒冷的冬夜里晕开一片氤氲的雾气,感觉温度都凭空提了几度似的。
  
  奇怪,在这阳台的旁边,怎么有个小平台?刚被白光晃花了眼,我现在看东西还都是模模糊糊的重影,现在冷不丁看到个平台,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视力彻底出毛病了。
  
  我赶紧把前爪舔舔干净,再次揉揉眼睛仔细端详——没错啊,是暖黄的灯光,用晶亮透明的玻璃封闭的阳台,以及小小的平台③,就静静驻立在哪里。
  
  这一定是我的行动感动了苍天喵!!我激动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就连把我的皮毛沾上了草叶和露水也不管不顾了。
  
  赶紧的,我不入住天理难容呀!我攀住阳台的围栏,轻巧的抓住光滑的玻璃——这对我们猫科生物来说,并不是那么难以下爪。然后飞身一跃,就跳到了右侧的窗框上。这一格格的十字栏杆,简直就是为我们攀爬而准备的嘛。我得意洋洋的想着。
  
  在暖黄的灯光和水汽的映衬下,我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一个没抓稳,我从窗户上掉了下去,不过,落地的位置却是一片柔软的触感。运气这么好,掉在平台上了啊。我就顺势蜷缩起身子,安然进入梦乡。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在这片小区里四处游荡。天气还算晴朗,我在四处都能闻到泥土的芬芳,这里也有好心的退休老人每天发放食物,所以我也算是安顿下来,能填饱肚子了。
  
  不过这与我理想中的生活有些差距。况且有一件事一直在我的心头环绕不去。每次回到暂时安身的平台,上面都会多出一些被人翻动的痕迹来。有时是多出一些棉絮,有时会垫上几张纸板,总之,非常可疑。
  
  这不,我这次回来,窝里居然多了个纸箱子!我气急败坏的想把它撕烂了赶紧扔出去, 怎料外面的阴天几乎在瞬间挤满了乌云,些许凉凉的雨丝打在我的耳朵上,刺骨的寒凉传了过来。
  
  没办法,我只好勉强一下,钻到纸箱里躲躲雨了。别多想啊,真的只是勉强一下哦,真的。外面马上雷声大作,刚刚细密的雨丝只是前戏,雨水像溪流一样的泄下来。外面的雨像是织出了一张透明的幕布,把箱内的我与世界隔绝。
  
  屋内暖黄的灯光却像是勾勒出了另一个世界,半透明的水珠顺着玻璃滑下,里面的家具就在我的视线里扭曲成了朦胧的形状。里面,有个人?
  
  隔着玻璃和水雾我看不太真切,不过他那奶油色的头发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那种甜美的颜色像是某种融化的温暖,几乎要流淌下来了。
  
  那个人轻轻笑着把手伸到了玻璃上。鬼使神差的,我把我的爪爪也按在了冰凉的玻璃上,与他的掌心相叠,感受到的却不是寒冷,而是稍稍火热的温度,像是人的温暖。
  
  像是归宿的温暖。
  
  
  
  
  
  
  ↓
  ↓
  ↓
  
  
  
  
  
  
  
  
  
  
  
    ↓
  ↓
  ↓
  
  
  
  
  
  
  ①猫咪三个月正好是可以自己行动了,不过实际上还是幼年期,为了让露中他们从头开始我真是煞费苦心啊。
  
  ②妙鲜包:一种猫咪喜欢吃的肉罐头,就是零食啦。
  
  
  另外,本人真实经历,绝对可靠,冬天一睁眼外面空调架子上都是猫猫,啊,可爱到我快死掉了。
  
         因为是开头所以露露戏份不多,请见谅。

  我很懒,头一次试图开长篇,大概是周更诶,随缘。
  
  下次见。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