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司机。
不定期掉落更新

露中[破晓]

国设
文文文!!!
以前欠的东西……
想要开坑来写一写不一样的史向短篇
就是不详细的描绘苏解
苏露同体设
那么走你☆

  天快要亮了。
  
        王耀半卧在河边的草地上,仰头看着还没散去的浓稠夜晚。那活像是家中尚未研磨晕开的香墨,又似夜里不知疲倦的星辰给扯了一层厚厚的幕布。黑夜里的云团大朵大朵的簇拥在玉兔周围,它便从那缝隙中不耐烦地挤出些许通透来。   
  
  这天奇迹般没有落雪。可是前几日严冬的积蓄还是不容小觑,地上也给裹了层厚实的棉被。不管是草芽还是枯枝,全给它掩埋起来,寻无踪迹了。
  
  额尔古纳的河水仿佛永不疲惫似的,固执向前奔流不息。    
  
  好像也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他的。仿佛所有在这里的日子,都破天荒没有下雪呢。 
 
  那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啦。他哈了口白气,又陷进回忆里去。那时候他还是那个鲜衣怒马,肆意天下的王朝。他在新的春天里勒紧了战马的缰绳,向着尚有浮冰的河流进发。然后就远远望见个黑点拉着一缕烟尘摇晃着前进。策马将近,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黑点,是个在蒙古骑兵手下狼狈逃窜的孩子。  
  
  他只眯眼看了一瞬,就断定这个孩子和他是一样的。      
  
  他倒也不是很在意,既然早就知道这样的存在不只自己一人,便有要与其他人相见又分别的觉悟。 但不知被什么玄乎的力量所驱使,他拉紧了缰绳,上前驱散了蒙古军队。   
  
  那孩子在见到他的第一刻,就呆愣在了原地。本着帮人帮到底的精神,他打算上前询问一下送他回去,却措不及防撞上了那双眼睛。      
  
  紫罗兰色的眸子,像是在月光下映照着的水晶湖。 
  
  于是王耀就情不自禁伸手去牵起那孩子的手,他们两人一起向前方皑皑的雪地前行。       
  
  到了离别时那孩子依依不舍似得回头看了看他,他就伸手去揉了揉孩子一头铂金色的蓬松卷发 。
  
  “叫我王耀吧,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然后他就目送着孩子慢慢渐变成灰白天际的一个小白点消失不见了。
  
  多少年了,再次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王耀仍然认为自己当时是被鬼迷了心窍,不然怎么自愿去拯救这个几乎填满他日后时光的祸害呢?    
  
  王耀在雪地里调整了一下睡姿。这里真冷啊,感觉血液都要给吹息不止的北风冻住了啊,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适应这样的气候的。
  
  他不禁缩了缩脖子,开始想念那条白色的羊绒围巾了。
  
  他侧着翻了个身,连同这冬季刺骨的寒冷一起向过去坠落。
  
  第二次见面时已经过了将近几百年时光
那时他又换了名字。而彼时,家中对那人的称呼是“罗刹”。  
  
  头次听见是时候他还暗自发笑,北方的边陲国度,怎么有个这么可怕的名字。直到他们再次相见,他却哑然了。
  
  那个身形逐渐高大的少年,眼中燃烧着的,是和过去的他别无二致的火焰——欲望,力量。而这一切引导着人逐渐疯狂。说不定音译过来的名字,却阴差阳错般透露出了某些本质呢?
  
  他站在边境慢慢回望他的身影,妄图找到多年前孩童的影子,却悲哀的发现什么都找不回了。
  
  把石头投入紫色的湖泊,它就再也不复往日的平静。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哪怕你是国家。
  
  正因为你是国家。
  
  河边的水声很是让人感到烦闷,就算是仰望星空时也让人没法安心思考。但是草原果然还是那么开阔,风中送来略有冰凉的青草气息,又急匆匆的掠过身体将温度慢慢带走。
  
  不过这可比过去那段黑暗日子的感觉要好很多了,就算闭上眼睛,还是会有让人不快的残渣浮出水面。鼻尖也好像拂过了什么气味,是陈旧的,腐朽的,腐烂的木头味和熏香混合在一起。
  
  不过当时逐步消亡的,究竟是仍旧华美的宫殿,还是他自己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真的是一段让人无法回首的往事啊。那段年月里家中战火纷飞,西方的那几个家伙先是强制入侵,在他奋力抵抗仍有一丝幻想时,身后又有伴随着寒光的利刃刺来。
  
  被自己视为兄弟的孩子背叛,这滋味想必不好受吧。
  
  不过还真是可笑,国家间全是利益,难有感情,怀着满腔热情投入的自己就像是个小丑。既然毫无感情可言,又谈何背叛呢?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自己蜷缩在玉石地上苟延残喘,亲眼看着家中弟妹被他们拉走却无能为力。目睹过去的幼弟向自己刀剑相向。
  
  最后只剩自己一人孜然一身。
  
  然后那时,他向我伸出了唯一的手。
  
  “和我一起来吧,这是一条通往梦想的道路,是千千万万人们千百年来的真正愿望,与西方那些资本主义是不同的。这是一条精神与肉体的苦旅,前路布满了荆棘,即便如此你愿意追随我吗?”
  
  他的眼里有红星闪耀。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微弱。咚咚,咚咚,也很清晰。
  
  “我决定好了,伊万同志。我要和你一起踏上这条道路,也许会有无数艰难,但是我们会互相扶持,我会为你守住背后,我们会是彼此永远的战友。”
  
  面包会有的,粮食也会有的。
  
  他们在战场上互相掩护,在草垛里依偎着休息,在枪林弹雨中放心的交出自己的后背。那是一种胜过世界的信任,也是一种独有自己能体会的孤独。
  
  于是他们的眼中一起点亮星光,他们的胸腔里有光芒跳跃。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
  
  那是最美好的日子,但美好的东西最不会长久。
  
  他的眼中渐渐点燃了野心的焰火,就和很久以前一样,自己劝他不要扩张一样。冰冷的金属工厂渐渐给他们之间筑起了高墙,就算再炙热的火焰也会被这寒冷所扑灭。他对自己的重压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再破灭
就仿佛飞高的肥皂泡,折射出彩虹色彩的同时也将要碎裂。
  
  他登上回国飞机的时候,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谁知这一别,竟再难相见。
  
  “我只剩你了。”
  “我知道。”
  
  出于自身利益,他也就同意了自称超级大国的邀请,在背后推波助澜,谁知道那人的消失自己是不是出了一份力呢?
  
  之后呢?之后红星坠落,梦醒过后物是人非,走的走留的留,只剩下一地荒芜。旗帜最终落下来了。
  
  王耀又哈了几口气,朝霞从云层中半傲半羞的赏了个脸,雪地上露出几丝金黄,显得远处的一团雪白格外显眼。
  
  那是条熟悉的羊绒围巾。
  
  王耀蹭蹭蹭迈着大步走过去,一把提起那条围巾来。
  
  “你能是吧?说让我等你愣是让老子蹲了一夜!!还把自己埋在雪地里偷看我追忆往事!” 他虽然口气是在责备,眼里却带着笑意
  
  “疼疼疼!!!嘶——耀,你快放手,好不容易复活的国家被老友勒死,我发誓明天头条一定是这个标题嗷——”
  
  “你为啥不出来!”
  
  “俺瞅你想的开心,觉得你特别好看,就没动。”伊万用一口标准的东北腔回复了他。
  
  “谁吃你这套啊!” 王耀一边嫌弃的别过脸去,一边还是松开了手。
  
  他们打闹了一阵之后肩并肩坐在雪地里。伊万又重新把围巾围上了他的脖子。
 
  “耀。”
  “什么事?”
  “我喜欢你。”
    “我知道。”
  “我很想你。”
  “我知道。”
  “我不会走了。”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简单的一问一答,是我对你沉淀了百年的爱。
  
  天终于亮了,翻滚的云霞和碧色的草原相比,更显几分绚烂赤红。
  
  “走吧,往前走。”
  
  “走过那片前方浓稠的黑夜,穿过远方不息的冰雪,我们会继续向前走,走到撒满阳光的,明亮的向日葵田里去”
  
  “我们终将一起迎接春天。”
 
  
  
  
  

Free talk:大家都花心思让露露解体,我就想花心思让他们两像老夫老妻一样谈恋爱啊: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