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司机。
不定期掉落更新

露中【游乐场】

企划解禁啦!迫不及待的发出来!
他们是天使!


   Ⅰ.旋转木马会在必经之路上出现大概是常识哦:
  
  置身彩色的各类建筑物中,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高温的威胁下升腾,扭曲,逐渐融化成斑斓的色块从视线里流淌下来——就像王耀手中的香草冰激凌一样。
  
  夏天的游乐园熙熙攘攘,大人小孩扯着串串缤纷的气球路过,世界似乎都变成了一滩七彩的硬糖。闷闷的蝉声更是在他的耳边捣乱,现在似乎只有冰爽甘甜的冰激凌是他的慰籍了。舔一舔,糖霜和冰渣在舌尖一起炸开,身心都得到了解放,逐步解体的世界一瞬间又回归原样。不过显然这个冰激凌时日无多,因为它也开始变成一堆黏糊糊的抱怨——王耀看着眼前叮叮咚咚开动的旋转木马,懊恼的咬了一口剩下的蛋筒。
  
  在十岁的王耀第三次路过这个旋转木马时,他只能承认这个事实——头次独自出游以迷路的情况拉开了序幕。
  
  本来在一堆小孩子里,王耀就是看起来最成熟的一个。在大家都围着爸妈撒娇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自觉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了。所以在他提出要自己去游乐园玩时,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毕竟,谁会拒绝乖巧的孩子的请求呢? 不过在王耀出门的那一瞬间,他肯定不会想到,接下来发生的究竟是多么可歌可泣的大冒险。 
  
  出门,拦车,付账,从出租车上跳下来,不忘乖巧的道一声谢。站在游乐园的门口,一切都进行的恰如其分。进园和买票更是顺利的不可思议,居然有小朋友的专用通道——所以在王耀的双脚真真正正踩在这童话世界內时,一种朦胧的不真实感像丝线将他密密裹住,甚至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生怕一口气就可以把这美梦吹跑。   
  
  但是现实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新开张的主题游乐园是以设施丰富作为主打招牌,但设施丰富也就意味着园区面积极大。那一条条小路究竟是通往何处? 眼前的箭头又指向哪里?实在是百花齐放,一个比一个花哨,直教人头晕目眩认不清方向才罢休。 
  
  大人尚且如此,小孩子又能有什么办法认路呢?王耀站在马车游行的十字路口,瞬间陷入了七彩迷宫。天气实在太热,脸上的汗水流入眼里刺得人生疼,他只好跑去一旁的冰淇淋车买个香草味的救急——当然也不忘心疼一下自己的零花钱。
  
  本来他带着冰激凌结伴同游,寻找标识也还算顺利,可是这破天气和花哨的箭头一起迷了人的眼,在他三次寻路去摩天轮而不得后,他兜兜转转却又回到了旋转木马面前。他倒还沉的住气, 没想到手中的冰激凌却是个急性子,气的丢了形体只剩个蛋筒杵在手上,像是个指向天空的路标。  
  
  一大串斑斓的气球又从王耀视野里掠过,面前的旋转木马奏着童谣又开始新一轮循环,但早已目睹过多次的这个场景对他来说已经毫无吸引力。目前为止,只有气球前方那个奶油色头发的小孩子比较吸引他的注意力。      
  
  等一等,小孩子?就算王耀自己出来游玩,也是十岁左右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无论怎么看,都是不应该独自出现在游乐园里的那类人。  
  
  正在王耀打算细细端详时,眼前却突然闯进来了一匹白色木马,把远方的景色挡了个严实。这使得他不得不单手撑住一旁的消防栓,踮起脚尖奋力向前眺望。那孩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那双眼睛是罕见的紫水晶色,满满映着周围的色彩。他不由看呆了,像是落入深邃的夜空,浑然不觉周围有人经过。 
  
  “真好看,反正他也一个人来玩,不如等下我去搭个话,我俩结伴好了。”   
  
  十岁的王耀如是想着。



  Ⅱ.夏天气球和童年的孤独幻想更配哦: 

  
  八岁的伊万坐在长椅上,不知道第几次热切注视着来往的人群。当然,旁边是一堆堆圆圆的气球,在夏日的微风里上下浮动。
  
  啊,有点像万尼亚昨天晚上看的动画片里的精灵热气球。   
  
  那么如果它们是热气球,上面搭载的又会是什么人呢?肯定不是游乐园里这些走来走去神色匆匆的大人,他们在小的时候整天忙来忙去,不管周围的朋友。等到他们终于大了,自由了,发现梦想啦,愿望啦这些珍贵的东西全都落在成长的路上找不回来了。他们又都醒悟过来,一起在游乐园,童话书里扎堆,假装自己还是个会幻想的小孩子。不过万尼亚的妈妈除外,她总是耐心听万尼亚讲童话,应该算一个会幻想的大人。  
  
  小孩子总是很会想东西。就像冬妮娅姐姐说的:“我们的万尼亚,是个很会幻想的孩子。”
  
        不过,热气球里也不会装着游乐场里的小孩子,他们虽然和万尼亚一般大小,却总是忙于学习,学习和学习,根本找不到童话世界的入口(而且他们还总是跑来拍万尼亚家的窗户,骗他说冬将军和牙仙都不存在,这肯定不是善良的孩子做的事),所以他们也不会在童话热气球上观光。  
  
  那么什么人可以乘上飞翔的热气球呢?他想,那应该是善良的人,也会幻想,不会嘲笑万尼亚的童话故事。再具体一点,那个人应该是温柔的,像已故的妈妈一样,妈妈在的时候总是认真听他的故事,并且从不打断的。
  
  不过,他——了不起的万尼亚,可和那些匆忙的大人小孩不一样。今天的他,肯定能够找到游乐园天空中漂浮的海洋(这是月亮亲口告诉他的, 月亮是不会骗人的,只有大人会这么做 )
  
  可是当我们了不起的万尼亚走到游乐园时,他却遭到了邪恶的巨龙——门前门卫的阻拦。
  
  身为小小勇者的伊万,怎么会让邪恶的巨龙阻止自己呢?答案是不容置疑的。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巨龙居然提出要用伊万的宝藏来交换乐园的钥匙 (用伊万的零花钱买门票),这可叫勇者犯了难。
  
  当然,最终小勇者万尼亚在损失了一名伙伴——小熊储存罐后,成功进入了童话乐园。   
  
  不过乐园这么大,究竟怎样才能找到摩天轮去看天空海呢?妈妈生前总是提到那片神奇的海洋,但她从来不肯带伊万去。在伊万渐渐向疑惑的漩涡滑去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个...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玩的吗?”   
  
  伊万闻声抬起头来。问话的是个好看的小哥哥,五官都很清秀,像是画上描出来的。他向这边望过来的时候,身后的日轮就为他勾上一圈金边。
  
  像是从家里挂着的山水画里走出来的人。  
  
  “啊...对,对的!”伊万发现自己盯着别人看的出神,赶紧出言补救。冬妮娅姐姐说了,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行为,人家会不高兴的。他低下头,又用手在背包上划着懊恼的圆圈——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小哥哥可能会讨厌自己,他就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难过。
  
  可是意料中的指责迟迟没有落下, 等来的却是个温柔的笑脸和暖暖的手。
  
  “那真是太好啦!我的名字是王耀,你想去哪里呀,我们干脆结伴好了!”



     Ⅲ.巧克力味的拥抱是通往幸福的咒语哦 :

  
  王耀看着眼前有点寂寞的伊万,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这个孩子从刚刚开始就是一个人坐着,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个场面莫名让人孤单,他不由得率先打破了沉寂。在上述问话过后,一系列紧张的问题争先恐后地挤进了王耀的脑海。万一他不回答怎么办?他要是否定了怎么办?这样那样的问题紧紧包围着十岁的王耀,几乎快让他无法呼吸了。
  
  不过,那个孩子却做出了畏畏缩缩的回答,像是生怕犯错误一样。这突然和王耀家里弟妹们的身影重叠在一起,他突然就释然了,不禁伸出手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发丝纷纷卷曲起来,这让伊万看起来像一只毛绒绒的小熊。
  
  “那真是太好啦!我的名字是王耀,你想去哪里呀,我们干脆结伴好了!”  
  
  在做出相当于友谊宣言的发言之后 ,王耀开始向小小的伊万搭起话来。
  
  “再说一遍,我叫做王耀,这就相当于自我介绍啦,你叫做什么名字啊?”  
  
  小伊万依旧沉默不语,在一片令人难堪的沉寂之后,他用轻轻的声音回答到:“我,我叫做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接着又低下头去。王耀感觉有点不安,于是又主动开口说:
  
  “那么伊万,我们交换了名字,就算是好朋友了啦!我们现在可以互相用朋友间的昵称称呼,不过你的名字太长了,可以告诉我你的昵称吗?”
  
   不过,这次伊万却猛地抬起头来,晶亮的眼镜一眨不眨的盯着王耀,有些大声的问到:“你,你难道不觉得我的名字很长,很奇怪吗?这里的小朋友们都这么说。” 
  
  更像一只奶油色的小熊了——王耀在心里想着。“不会呀,你只是名字长了一点而已 ,我家里人说啦,名字只是一个称呼,有什么奇怪之分嘛。”
  
   伊万在沉默中不禁懊悔的想着,他又搞砸了一切。本来,在过去就是这样的,他自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产生的进步其实只是个幻影。真正的伊万不是什么小小勇者,是个沉默寡言,不会和别人交流的内向的孩子。过去只有妈妈相信伊万那些关于季节,鲸鱼和勇者的童话故事,她总是说伊万是她的骄傲,现在已经没有人这么相信他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嘛。
  
  为了打破这宛如魔咒一般尴尬的气氛,王耀起身向旁边的小推车购买了一个巧克力味的冰激凌,向伊万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孩子再次投来疑惑的眼神,王耀就笑着和他解释说:“喏,你吃掉这个冰淇淋好了,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甜的东西马上就开心起来啦!伊万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就先吃掉吧,一会心情就好好起来了呢。”  
  
   面前犹豫的奶油小熊接过巧克力冰淇淋,三口两口吃了个精光,又“嘎吱嘎吱”嚼着蛋筒,直到整个冰激凌全滑进胃里。伊万突然伸出手来,紧紧抱住了王耀,过了两三秒才松开。
  
  他们就这样静静坐着,谁都没有开口。
  
  又过了一会,还是那种糯糯的,轻轻的声音,从王耀身边随风传来,“...谢谢你的冰激凌,那,那我可以喊你耀吗?”王耀低下头,对上了那双紫色的眸子,他想了想,说:“可以呀,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这么叫我的,不过伊万,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昵称是什么呢!”     
  
  看起来,这个问题让伊万很是犹豫,因为他又开始晃动自己软软的羊绒围巾,盯着一旁的气球出神。 不过最后他大概还是有了决定——这取决于伊万在王耀旁边分神的程度变化。
  
  “耀,你...就叫我万涅奇卡好了,我妈妈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    
  
  王耀看着眼前的伊万,突然笑出声来——他真的很像前两周去过的游戏厅里的那个毛绒熊,有着微微卷曲的绒毛 围着奶白色的羊绒围巾,同样有着紫罗兰色的好看的眼睛。他当时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毛绒熊,费劲几番周转才成功从夹娃娃机里把它带出来,一直不愿意和它分开,就连现在,这只王耀喜欢的小熊也静静躺在他的小背包里呢。
  
  说来也奇怪,这只小熊和伊万有那么多的共同点,这可真是令人费解。
  
  “那么万涅奇卡,你要到哪里去呢?干脆我们一起出发算了!”
  
  伊万像是突然有电流从身体中窜过似的,呆呆的愣在原地。自从妈妈去世后,他还是头一次被这样称呼呢,那同样温柔的称呼和声音,仿佛又把伊万带回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那段他本以为再也不会重现的时光,在他的灵魂中深深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而现在,在王耀的呼喊中, 他似乎又回到了童年的湖泊旁,看着记忆中不曾变化的天空和明镜,伊万在心里悄悄和它们挥手告别。   
  
  这是每当他遇见挫折时就会躲进去的心灵的港湾,而现在,他交到了新的朋友,又从那份同样的温柔中补充到了面对前路的勇气,所以万尼亚要暂时离开这里,向着自己的目标出发了。他在心里暗自发誓:我会回来的,等我再次返回这心灵的港湾,我会真的变成妈妈的骄傲!  
  
  在时光同样流逝的现实世界中,伊万抬起头来,拉起王耀的手,像只小鸽子一样向前奔去:
  
  “快来,耀!我们去摩天轮,去看看天空里的海洋!”
  

   Ⅳ.据说看见漂浮的海洋可以许下愿望:

  
  两个孩子牵着手并肩走在游乐园的小路上,面前是夏季七月湛蓝的晴空。 报时钟的指针接近下午三点,正是乘坐摩天轮的好时候。  
  
  小孩子的友谊总是发展的很快的,他们只消一块走一会儿,就能像知己一样谈得来,男孩子们的友谊尤其如此,王耀和伊万一会就成了要好的朋友
  
  不过,再怎么心思缜密,两个加起来才成年的孩子就算一起也找不到路。 方才信心满满的伊万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只能靠王耀不停向一旁的游人问路,看来方向牌是毫无靠谱性可言了。 
  
  旁边一些大型的游乐器械正结束上一波游人的娱乐,但因为摩天轮处在乐园的最外围,无数游人从四周鱼贯而入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王耀和伊万两个孩子根本抵御不了人潮的力量,他们只能把手紧紧牵在一起,坚持向自己的方向迈进,生怕一撒手就再也找不到彼此,被卷到不知名的角落里去了。 
  
  伊万在这样的情景下,突然绽开一个微笑。他把一只手卷成桶状放在嘴边,对王耀大喊着:“耀!你看!我们像不像和邪恶的世界为敌的两个孤单的勇者!”  
  
  在嘈杂的人声中,王耀还是清晰的分辨出了伊万特有的声音,他就大声的回喊:“对!而且作为朋友,即使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会站在你这边!” 
  
  “耀,你从哪里看到这么帅气的台词?”  
  
  “漫画书上看来的!”王耀看着周围逆向席卷的人群,又抬头看看前方他和伊万紧握的手,突然觉得他俩像海浪中两只不愿屈服的小舟,努力向着风平浪静的对岸航行。 
  
  他们经历了好一番波折,才乘上通向摩天轮的观光电动车。等到达了目的地,他们迅速的排进长长的队伍,顺着人流,向前悄悄挤上两格。两个孩子就像是在人群中混迹这的秘密特工,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旁人的快乐让他们自己快乐,旁人的痛苦 ——哦对了,这里是不存在痛苦的游乐园,所以也与他们无关。
  
  终于安静的乘上摩天轮的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又蹦又跳。   
  
  “不过万涅奇卡,你说的天空中的海,究竟是什么呀?”王耀兴奋地把自己的脸贴上一旁透明的玻璃窗,脸上手上的汗让玻璃窗变得黏糊的,不过他可不在意这些了,向下俯瞰着整个纷的游乐园。随着摩天轮的升高,这些颜色都慢慢混杂在一起,模糊成了一幅梵高式的油画。 
  
  “再等一等,耀,一会你就能看到啦!”伊万的脸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眼前的油画向着无限宽阔的远方伸展,在公路和钢筋水泥的边缘最终模糊成灰色的界限,像是灰色城市里一片凭空出现的乐土。 
  
  更远的地方是大团棉白色的云霞, 仿佛是在碧蓝天空里的一座孤岛,与世隔绝。 
  
  “呜————”
  
  那是什么声音? 
  
  “耀,快听!是飞舞的鲸鱼们在唱歌呢!”伊万急忙回头,冲着王耀大声喊道。王耀听到这声音,急忙把目光向另一侧的玻璃投去。
  
  真的,有鲸鱼在棉花般洁白厚实的云层里穿行。它们不时发出长短不一的呼唤声,向着同伴传达期愿。鲸鱼们身后的天空颜色像海洋般澄澈,与周围已经开始染上晚霞色彩的景色格格不入。
  
  之后,又有娇小的海豚从云层中跃出,尔后再一头扎回这漂浮的海洋里。 仿佛过了很久,鱼儿们才转身离去,慢慢游向遥远的彼方,变得透明,进而消失在空气中了。  
  
  两个孩子不由得看呆了,这童话般的景致简直像是现实中的奇迹,直到鱼群向远方游去,他们才侧回脸来,互相对视着。  
  
  摩天轮仍然处在最高点,时间好像从鱼群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停止了流动。 等到如今它们存在的痕迹慢慢散去,时间这才又嘀嗒嘀嗒向前流动了起来。那一瞬间寂静空灵的世界仿佛并不存在, 没有人意识到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两个摩天轮上的孩子。 
  
  王耀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小声问伊万说:“万涅奇卡,刚刚的那究竟是什么呀?”伊万沉默了一会,突然缓过神来,“我妈妈告诉我的,说是只有善良的孩子才能在这个游乐园的摩天轮上看见海,她还告诉我我要是看见了海,就能实现一个愿望呢!可是它们出现地实在太匆忙,我还没许愿,就走了。”
  
  伊万抬起头看看王耀,欲言又止。

        王耀察觉到了什么,鼓励他说:“没事的,想说什么就告诉我吧,我们是朋友呀万涅奇卡,我肯定不会嘲笑你的!”
  
  他终究还是没有告诉王耀。
  
  王耀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小伙伴, 联想到先前迷路的经历,突然闪出一个好主意。   
  
  在他们之前下摩天轮的人们,惊讶地看着一个小男孩牵着另一个稍小一些的孩子的手,一路向着夕阳的方向奔去
  
  “耀,你拉着我这是匆忙的向哪里去?”伊万在朋友突如其来的袭击下吓呆了。 
  
  王耀则转头向伊万露出一个淘气的微笑,“作为回礼,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啦!”
  

  Ⅴ.夕阳下总是会有温馨又伤感的发展出现:
  

  两个孩子一路飞奔,马不停蹄的感到了旋转木马的所在处。
  
  王耀不由分说,架着伊万就冲上了旋转木马。等到他们分别在两匹独角兽上坐定,他才开心的宣布:
  
  “现在,勇士王耀和勇士伊万将会驾着独角兽向神秘王国进发啦!”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旋转木马也徐徐开动。 因为时间已接近黄昏,游乐园也快要闭园了。偌大的旋转木马只有他和伊万两个人,在晚霞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寂寥。
  
  “但是,耀,你究竟是要告诉我什么呢?”伊万在木马上坐定,又疑惑地开腔了。 
  
  王耀却看着外面悠悠变换的景色,不开口解答。过了一会,他才说:“你看,万涅奇卡,旋转木马外面的东西是不变的,可是因为现在天上的云,周围霞光的颜色不同,所以每转一圈,我们看到的都是不同的景色。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次旋转都得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是我的妈妈告诉我的!因为这,我知道了虽然每天都在同样的环境中,但每天都是新的一天!” 
  
  “不是书上有个名言吗——无论昨天多么灰暗沮丧,它已经过去;无论明天多么光明敞亮,它还未来到。今天的价值正是在于它是我们唯一拥有的东西 ”

  伊万看着沐浴在霞光里的王耀,他看起来那么沉稳,那么温柔,讲话的口气几乎和他的妈妈一模一样。他紧紧握住心中那份蜕变的勇气,终于开了口。
  
  “那好吧,耀,你告诉了我这里的秘密,那我也告诉你我的故事好了。”
  
  这个柔软的孩子于是谈到他那逝去的,温柔的母亲,谈到他幸福的童年,他的家庭和现在常年喝酒的父亲以及总是外出的姐姐和幼小的妹妹。他的语言里也有一些自身的内容,关于无人相信的童话故事和那份小小的不自信。
  
  王耀看着伊万,没有出口打断,他透过面前的孩子,仿佛看见了自己七八岁时的那种专属于孩子的责任,忧愁和迷茫。他那时为自己要照顾弟妹的职责而烦恼,整天忧愁着前路,不过幸好,现在他走出来了,向着自己理想的前路迈进。
  
  伊万讲了很多,直到旋转木马上的彩灯亮起,直到星星悄悄出现在丝绒的夜幕上。万家灯火燃起,游乐园也归于沉寂。  
  
  王耀轻轻对伊万说:“我知道,万涅奇卡,我能感受到你的想法。但是你要记住,我们还是孩子,烦恼的事情应该和大人们讲,让他们帮忙操心去。对我们来说,每天都在快乐的度过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看,现在不是有三个人相信你了嘛——你的妈妈,你,和我呀!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厉害的作家,因为我们约好了,王耀和伊万是小小的勇士,我们要向自己的理想前进!”  
  
  “嗯!”
  
  他们在夜幕下互相拥抱着告别,向着相反方向的两个出口走去——谁也没有说再见,因为肯定会再见的。
  
  约好了哦,再见面时要成为很厉害的人。


   Ⅵ.世间天大地大happy end最大

  
  二十三岁的王耀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看着叮咚开动的旋转木马发呆。
  
  这个游乐园小时候来过一次,经历了什么却在记忆里很模糊。透过唱着童谣的旋转木马,可以看见冰淇淋小贩的推车,一串串彩色的气球,还有喧闹的人群。
  
  这些都看过很多遍了,也没什么新意。唯一的区别是那边推车旁买冰激凌的人,他有一头奶黄色的卷发,长得很是好看。王耀不禁盯着他出神。
  
  好像是感应到了王耀的视线,他扭过头来,绽开一个微笑。
  
  “好久不见啦,耀!”
  
  在同样的旋转木马前,二十三岁的王耀和二十一岁的伊万透过时光的间隙,看见十岁的王耀和八岁的伊万结伴而行。
  
  
  END
  
















        完结啦!PS:我用的写作软件排版好麻烦,整理就花了我十多分钟呢!突然想些一个关于童年梦想和自信的故事,于是在企划里交了这个。成果算是让人满意吧,我的想法几乎都表达出来了【其实这个懒bk只想写结尾那一段】
  大家都来找我玩呀!
  
  

  
  
  
  
  
  
  
  
  
  
  
  
  
  



评论(5)

热度(24)

  1. 耀 华brok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