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

不会画画的文手不是好司机。
不定期掉落更新

[露中]昼夜轮回(1)

小伙伴点文  
很久以前(4天)前的文了 
不定期掉落更新 
来啊点梗!!!联文(*/ω\*) 
可以催我更新,但是开学了我可能是周更 
本文使用双视角叙事,就是露→耀→露→耀形式,请各位注意 
为了方便阅读我会标注伊万为y,耀为w

总裁露×总裁耀  

来勾搭吧!   


走你☆ 

        W.   side
  啪嗒一声,是开关开启的声音。
  
  沙沙声出现了一阵,随后背景音全部归于寂静。
  
  面前液晶屏里的主播又在嘀咕些毫无营养的废话。关于股价,市场经济和公司未来的前景,人类科技发展等框骗热血青年的云云。爱德华那家伙总说是他肩上担子太重,忧虑过度了,他总是把人尽量往好的想,还是天真了些。干这类职位的,就没几个好人了。
  
  主播还在继续喋喋不休,他却已经懒得看下去了。起身寻找遥控器,顺便帮自己来一杯伏特加提神,这可是北国人最热爱的燃料。房间里开着的冷气正尽力履行职务,可他却感受到沼泽般黏糊的不快缠绕在自己身上。
  
  正在他用开瓶器把伏特加和颓废打包打开试图一口灌下时,他就听见了那个名字。
  
  王耀。
  
  他不禁手一抖,任凭伏特加自由落体抵达地面,然后像他的心一样四分五裂。
  
  “咔嚓”盛装酒液的玻璃瓶出乎他意料的脆,在碰触的瞬间就断成几截。高浓度的酒液开始在空气中挥发,近乎澄澈的液体淌的四处都是。但他已经无暇估计其他了,这个消失已久的名字裹携记忆一起翻涌上来,几乎要把他淹没。   
  
  他回想起那双盛满笑意的眸子,那张他永远不会忘却的略显秀气的脸,还有那一撇一笑,他脸上一直充斥着朝气的神情,那调皮的发尾在转头时总会扫到他的脖子,弄得自己痒痒的,想要打个喷嚏。于是自己就伸手去刮那人的鼻子,他就一定会气呼呼的用力扯下他的围巾。
  
  直到现在,他仍然确信着这一切。
  
  他们两人在大学相伴了六年,那些散发着阳光味道的午后,有芳草香气的的长椅和糖果味的夜晚,到现在回忆起来都浸着一股子甜蜜的味道。   
  
  但是再甜蜜的回忆也只是回忆而已,当初越幸福,如今就越是苦涩难忍。
  
  电视里的只是重名罢了,他这样想着,打算自己掐灭自己燃起的希望小火苗。
  
  “什么?我的名字很难写?当然了,它可是光芒万丈的意思,在故乡也是十分少见的哦。你也没有必要学会写嘛,毕竟汉字笔画本来就多,有时候自家人都是一头雾水呢 。■■……真的要学?好吧,那我手把手教你算了,■■”
  
  不知道为什么,人越是想忘掉的东西,就会愈加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当中。不过这还是不可能发生,从两年前的那个冬天开始,就再也没有过王耀的消息了。    
  
  那天他刚从学校出来,正在考虑晚饭的归属问题,就在街口看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人——他的父亲,老布拉金斯基。  
  
  他就快毕业了。按照家族的规矩,是时候回去继承这份家业了。   
  
     可是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分别这个可恶的,带来不幸的漆黑之神居然已经悄然来临
  
  在那个下雪的夜里,他抬头望向星空,在心中许诺他们的感情绝不分离,埋头写信解释的时候,却从未猜对过接下来上映的荒诞情景。  
  
  王耀失踪了。   
  
  王耀走时只带了衣服和一箱子的书,这是他所仅有的行李。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张便条或者只言片语。他疯了一般拨打王耀的电话,搜遍了宿舍的每个角落,询问了所有朋友他的消息。收获的却是无数遍的空号和友人关切的问候。      
  
  曾经他们并肩坐在电影院里,嗤溜嗤溜吸着冰可乐,随手抓起一把爆米花。嘻笑间互相吐槽电影里爱人消失的俗套剧情和主角浮夸的演技,可真的发生在现实里时,却惊觉自己真的脆弱到可怕。    
  
  那段日子里他就仿佛溺亡在深海的落水者,被深沉的孤独和恐惧团团围住。宿舍里属于王耀的床积上灰尘,仿佛从来就无人存在过。     
  
  我是个懦夫。他心想,于是他给自己造了一层壳,把早已支离破碎的感情全部藏匿其中。就像是只害怕人群的蜗牛,只有在孤身一人时才会探出头来。他又舍弃了自己的名字。从此职员们只知道总裁是布拉金斯基家的长子,却鲜有人呼喊过他的名字。他成功向过去告别,变成了自己曾经最怨恨的,没有感情甚至冷漠的那种高管,每天为了利益,阴谋和关系在浑水里浮沉。   
  
  每天在酒会,办公室,市场三点一线的晃,渐渐也学会了冷下心肠为利益开刀。外人戏称几乎面无表情下手狠利的他为“暴君”,倒也没有错。
  
  都过去了,现在也没什么不好的。  
  
  但他还是下意识的追寻王耀的足迹,现在已经说不清他所寻找的究竟是消失的爱人,抑或者是一个远在前方的幻像。   
  
  电视还在继续播报。里面出现的人脸全都模模糊糊,像是蒙了一层纱布。他的耳边又传来“嗡——”的声响。该死,他心想,熬夜的老毛病又犯了。他顾不上叫人来清扫地上的玻璃渣,后仰倒在了沙发上。他努力睁大眼睛凝视着每一张人脸,却没看见记忆里熟悉的那个一张。 
  
  还是徒劳无功,他叹了口气。   
  
  眼前忽然划过一片儿闪亮的光芒。是他日思夜想的那双眼睛。   
  
  和过去没什么两样的那人穿着西装,打着领结,脸上却挂着他所不熟悉的疏离的礼貌性质微笑。那人轻轻摇晃手中的鸡尾酒杯
和主播谈笑风生,口风却极为严密,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心里响动,寒冰也被春风一样的人所融化,传来咔嚓的声音,有什么正在复苏。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人,又醒了过来。    
  
  于是他抿着嘴拉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伊万按了按桌上的摇铃,爱德华很快出现在门口。   
  
  “对,对不起……布拉金斯基先生,我会马上叫人打扫干净的”    
  
  眼前的秘书局促不安的样子让伊万皱了皱眉头,仿佛接受到信号,爱德华抖的更厉害了。    
  
  他又顺手拉下搭在皮椅上的西服,淡淡开口道:“不用了,准备车吧,顺便告诉琼斯家的那些蠢货,今晚的宴会好好准备一下,我打算去逛一圈,顺便探讨一下合同问题。”   
  
  他的那一簇希望之焰已经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燎原之火,这样眼前便展现了新的方向。挡在前路上的障碍,通通驱除就没有问题了。    
  
  “另外,”他向爱德华露出一个微笑,“不要称呼我为布拉金斯基先生了,叫我伊万吧。”     
  
  于是他大步向前踏去,徒留茫然的秘书一个人呆滞原地。    
  
  很好,今晚是时候让那些贪图利益的家伙付出些代价了。不劳而获?这世道哪有这么公平。好了,那么在我们重逢之前,就拿你们开个刀吧!布拉金斯基家族的产业,这些贪婪货色岂能染指?    
  
  他亲手脱下了自己的壳,然后披上战甲,终于主动显露出自己的锋芒来。  












每个作者都有所以我也写上去的free talk. 
欢迎大家指出不足和问题,也欢迎点梗和捉虫! 
我的肝抛弃了我,所以我更的蛮慢的…… 
总之,我是萌新bk,欢迎来玩哦(⊙o⊙)

评论

热度(5)